论坛首页显示图片(定期更新)

峨眉山喜路自行车队论坛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不能没有谁

[分享]这里是你的心情~~ (心情随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8 18:54:1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家屋后就是一条名叫黄沙的小河,倒不是河里满是黄沙,而是由于在夏天的洪水季节里,平静而清澈河水会变成汹涌而浑浊的黄色,故名黄沙河。那时候镇上也没有什么游戏厅、网吧之类的场所,到了适合游泳的季节,在河里游泳、捉鱼,就是一项小孩们最爱玩耍的节目了。但在上小学的时候,家里人是不允许到河里去的,总是一直在给小孩们讲述很多故事,说是某某地方很久以前淹死了某某,或是某个村的李某人原本水性很是了得,却被水鬼缠身离奇的溺亡了,因为大人们说水鬼必须找到替身后方能投胎转世做人。不少小孩子被故事情节恐吓,不敢再去河边玩耍,总是觉得河里会突然冒出个满头散发的水鬼,一把拉下水去当了水鬼的替身。即便如此,仍然还是会有胆大的,每到周末,我就会伙同玩伴们去离镇子较远的一条小溪里游泳,说是游泳倒不如说是耍水,几个小娃脱的光屁股,就在一个水只能没到胸口的积水潭里胡乱的瞎蹦。时间长了,就学会了“狗刨”,慢慢的水性好了起来,也能到河滩上去抓鱼捕虾了。人在江湖走,哪能不挨刀,所以也经常会被认识我们的人告发到父母那里,回家以后往往还没摸到方向,就被打的屁滚尿流满地求饶了。
发表于 2011-7-8 23:56:1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表,老表,下河洗澡。”这是峨眉的一句谚语。忆童年时,一次放学途中,下河折腾半天,尽兴归去,母亲几抠手臂,出现白色波痕,当即家法伺侯,现在想起,历历在目,犹如昨日重现!
发表于 2011-7-26 00:4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暑过后,不知还有闲言啐语否?
发表于 2011-7-28 22: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每逢3日、6日、9日,是老家赶场的日子,也是人最多最热闹的时候。那时候,母亲经营着一个小饭馆,每到赶场的那天,外婆和母亲天还没亮就要起来,买菜、做饭、包抄手。待到早上89点,附近乡、村的农民们接踵而至从四面八方赶来,把原本就不宽敞的街道,挤的水泄不通。那时的人们普遍很节约,进饭馆一般也就是吃碗抄手、面条,或是一碗豆花外加白饭若干。记忆最为深刻的是喝“转转酒”,一般都是四五个年龄较大的老头相约,围着一个小方桌,然后高声嚷道“老板打二两烧酒来。”,那时只要一放假遇上赶场,我就会被禁锢在饭馆里打杂,给这些老头打酒就是我最喜欢干的活了。拿上一个小土碗,打开酒坛后就会闻到一股醇香的粮食酒的味道,用一个二两的打酒勺,刚伸到酒坛里,老头们就会叮嘱我要拿稳,这样打的酒才不会从打酒勺里溢出来。酒上桌后,他们就你一口我一口的转着喝,老头们抽的全是叶纸烟,喝酒时往往都只是抿一口,嘴巴都会发出吱的一声。二两酒一般能喝上一两个小时,喝完后一般还会再续上一两或者二两,一两酒那时是三毛钱,老头们坐上大半天最多也就能喝上半斤,其实他们这种喝酒的方式,和茶馆文化差不多,喝酒并不是目的。
发表于 2011-7-29 02: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头们抽的全是叶纸烟”,楼主,是否是下图中的“黑武器”?

发表于 2011-7-29 23: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这种,只不过没那么粗,上面这个大小,抽多了嘴巴恐怕都要变成O形。我都是在知鱼你的监督之下,才继续写下去的呀,虽然只是一些口水话,但能勾起儿时的一些回忆,还是蛮有意思的。
发表于 2011-8-12 17:2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每到“七月半”,晚上家里的小孩子们都会在家里给先人们烧纸钱,把事先早已准备好的猪头肉、白酒、香蜡等祭祀的东西,拿出来按照长辈的要求逐一摆放好,点上红蜡烛、插上香,然后就开始烧纸钱了。一边烧一边还得喊先人的名字,外婆说他们听到名字就会回来领钱了,因为怕到了阴间会有野鬼们抢先人们的纸钱,除了先人们每人都有一堆纸钱以外,还要烧一堆特殊的纸钱,这堆纸钱是专门给没有家人无人想起的孤魂野鬼用的。烧完纸钱磕完头就可以到街上和伙伴们玩耍了,小孩子们碰在一起免不了谈论鬼节,听大人们说每年从七月初二起阎罗王就会下令打开阴间的大门,让长期禁锢在阴间地狱的鬼魂们走到人间,获得短暂的自由,享受人们的血食,所以人们称七月为鬼月,而在七月半这天是鬼门关大开的日子。在这一天街上、家里都会有很多的鬼魂,这个时候阴气很重,晚上不能一个人到荒郊野外,更不能到河里去游泳,以免被野鬼们拉去当做替身。当时间不早伙伴们都准备回家时,冬瓜隔壁家的那个胖子还特意叮嘱大家,在回家的路上如果有人叫你的名字,千万不要回头,因为这很有可能是鬼魂在叫你,轻易回头会被鬼把魂魄给勾去。还有就是上床后鞋头不要朝床的方向,如果鞋子朝着床的方向,鬼魂就会上床和你一起睡觉••••,本来心里就够怕的了,听了死胖子所谓的叮嘱后更加害怕了,回家路上总是觉得后面有人跟着,但又不敢回头,黑暗的角落也总是觉得有东西在盯着自己看,好不容易回到家,在认真摆放好鞋子以后,也不敢去洗脸洗脚,怕漆黑的大水缸里会有什么东西。赶紧用被子把头捂个严实,虽然是大热天,但为了魂魄不被孤魂野鬼勾了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发表于 2011-8-15 23: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念初中时,班上有一叫贺容的女同学在一个周末与朋友们骑车出去游玩,不小心被车撞上不治而亡,全班同学集体到殡仪馆送走了她,此后的那一段时间里,班上被一层“鬼气”所弥漫。尤其是晚上夜自习时。恰好有晚夜自习,突然停电,黑暗中有人大呼“贺容来了”,一时,全教室的同学们乱了起来,叫的叫,跑的跑,打的打,闹的闹,一片混乱。下了自习,惊魂未定的我与住在我家背后的同学回家,到了我家门口,我恶作剧的大叫一声“贺容来了”,我倒是一下进了家里,可怜那同学背着书包箭一般的飞奔回家,引得我在家里哈哈大笑好一阵子。
发表于 2011-9-6 23: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上小学起,课桌上就开始有一条特殊的线——“三八线”,那时候镇上的学校很是破旧,虽然是砖木结构的平房,但一遇上雨季,屋顶很多地方都会漏雨,所谓的窗户,也只是一排圆钢来代替玻璃。课桌也就是由当地的木匠简单的刨几块木料拼凑而成,而且由于年代久远,桌子颜色也变成了黑色,不少地方已开裂,还有不少也许是蛀虫咬出来的大小不规则的孔。每张桌子的中间位置都会有一条用削笔刀刻画出来的弯弯曲曲的线槽,这就是我们称作“三八线”的界限,从小学到初中都是男女混坐,由于桌子宽度有限,在记笔记或是写作业的时候,经常会不由自主的挪动上半身,同桌的那个肯定就会越来越窄,为了使大家公平使用课桌,所以就想出了这个把桌子一分为二的办法。小学时,和我同桌的女同学还是有好几个,而我总是会鬼使神差的越过界限,遇上脾气较好的女同学,一般也就是口头上警告一下也就罢了,记得在上小学四年级时同桌的那个女同学,她有个很霸道的绰号——母夜叉,一听名字就会让人出一身冷汗。每次只要我越过线,她就会用她那双芊芊玉指掐我,而且每次都只掐一点肉,那时你才会明白什么叫做撕心裂肺,而且因为老师还在讲台上上课,虽然非常痛,却又不敢发出一丝声音,一直到五年级因为身高的缘故,她才被老师换了位置,我的噩梦才得以结束。
发表于 2011-10-12 10:36:18 | 显示全部楼层
  70后上学时恐怕都有过“三八”线之经历,楚河汉界遭遇女同学时,一般都是面露嗔色,或以温柔细手打过,和风细雨作罢。而遭遇男同学,那就是一山不容二虎,不但怒目相睁,甚至以拳相对,两败俱伤告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峨眉山喜路自行车队论坛 ( 蜀ICP备15020358号 )

GMT+8, 2021-6-20 03:20 , Processed in 0.090759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