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首页显示图片(定期更新)

峨眉山喜路自行车队论坛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欧阳南山

穿越天山骑伊犁,旖旎北疆任我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8 21: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在后面
  原本计划20多天的新疆穿越天山骑行伊犁与独库公路,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无奈的放弃行程中最具挑战性,最具景观大道的独库公路,实实在在是一种深深的遗憾!当然,穿越天山和骑行伊犁,也不乏亮点多多,景点多多,,短短的不到十天的西域骑行,令我对大漠西域有了亲临其境的感性与理性的双重认知,故,此次新疆骑行对我而言,依然收获多多,依然善莫大焉!归结起来,大致有以下几点可以与大家分享:
一,如何看待新疆治安。
骑行新疆之前,诸多亲朋好友,都说新疆治安情况差,没有必要冒着风险去自找麻烦,
进而一边倒的反对我之新疆骑行。也正是这个原因,我们不得改变原定喀纳斯——独山子——库车——阿克苏——喀什,由北向南穿越南北疆计划,临时商定走伊犁与独库,大体活动范围限定在北疆。
  十多天的新疆之旅,我们一路所见所闻,可以说完全颠覆之前对新疆安全性得不到保证的认知。沿途不管城镇还是乡村,不论白天还是夜晚,不管停留旅店还是骑行途中,我们都没有遇到过任何危机人生安全的问题,反倒是一路走来,好人多多,安全状况甚至好于内地。尤其是城市,不论首府乌鲁木齐还是沿线小城镇,治安力度非常之大。不光所有旅店第一关都要安检,而且城市里武警比比皆是,乌鲁木齐就连每一个公交站都设有安全岗亭,并有执勤人员全天候负责治安状况的维持。
  此外,各大小饭店餐馆服务人员和厨师等,均全员卡控,都配有红袖套,谓之联保。可谓全民皆兵,同仇敌忾,严密监控,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中。特别留意了一下,在乌市一家餐馆墙上贴有“社区十户联保”工作管理办法,可见,新疆治安卡控到了何种程度。正如巴伦台到反修桥途中中巴师傅介绍的那样,针对个别维族人不稳定因素,政府对维族实行连坐法,一人犯事,株连全家,有力的震慑了一度难以遏制个别闹事的维族人。此外,在各个火车站和其他重要公共场合,也加大对维族管控力度,比如进出火车站凡是维族人都被告知从单独设置的安检口进入(对此倒有些担忧,如此做法会不会有民族歧视嫌疑?尽管动机是出于安全防范)。
  说起新疆的治安状况,我们见过的几乎每一个新疆人都异口同声表示,新疆目前的治安状况应该是历史最好时期,甚至好于内地,现在不要说维族人可能闹事,就连一般的小偷小摸都绝迹了。但也不排除,个别新疆人还是认为,南疆治安稍微差点,也劝我们最好不要去南疆。
二,关于新疆人。
没到新疆之前,对新疆人的认知,脑子里总是一厢情愿的觉得维族,哈萨克族,蒙古族
等才是新疆人,到了新疆,骑行十来天,接触各式各样的新疆人,对具体的新疆人有了明确的认知。囿于语言等因素,总体上我们接触的绝大部分都是新疆汉人,而不是少数民族新疆人。在自我身份认同上,他们都表现出较强的自我认同意识,没有非本地人的身份认同焦虑。他们中大多数都是疆二代,即祖辈或父辈早早来到新疆,他们出生于新疆,对原籍只是一个空洞的概念。他们深深植根于这片远离国家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西北一隅,完全没有客居他乡的意识。
  之前对此少有体会。但凡提到新疆,总爱不自觉的把维族哈萨克等少数民族联系起来。其实,经过世世代代的内地不断移民,垦边,新疆这块最大的行政区域,汉人已经占了相当比例,他们对新疆的建设发展繁荣做出了很大贡献。这些内地汉人后代无怨无悔远离故乡祖籍,深深的爱上这块土地。接触过不少这些疆二代后,深深的为他们远离故土,建设边疆,扎根边疆,以边疆人自居而感动,服膺。
  更打动我的,是这些疆二代热情,真诚。一路走来,不论是巴伦台搭车的师傅,还是暴雨中热心助人的那拉提小伙;不论是果子沟偶遇的伊宁电信局朋友,抑或乌鲁木齐北京朋友的同学盛情款待;或者反修桥小饭店里的维族中年人以及果子沟蒙古包哈萨克人等等,他们都给我留一下一个非常美好的印象。那就是:不论什么样的民族,不论是否疆二代,新疆人都让我感受到热情真诚友善,使我之前空泛的新疆人有了非常具体的触摸和认知,让我对新疆人大大点赞!
三,新疆风景
长期以来,对新疆的地域辽阔,大漠风光都觉得神秘和未知,非常向往。这次终于借骑
行机会,一饱眼福,好好领略了新疆的大美风光。虽然最初计划中的喀什,喀纳斯,以及最后成行前计划中的独库公路都没有完成,但穿越天山,路过那拉提,骑行伊昭,最后走赛里木湖等,依然让我见识了新疆的美丽与魅力,依然让我对新疆迥然有别内地山川风物赞叹有加。
  第一天乌鲁木齐开始骑行,出城不久,远处映入眼帘的雪峰就让我们眼睛一亮,非常吃惊,距离乌鲁木齐不远就有如此迷人的风光!笔直的道路,远处雪峰成排,湛蓝的天空,一尘不染。比之之前走过的川藏路、川西、甘南、西藏,虽然都是高原,但风格却明显不同。待走进白杨沟附近,更是一幅媲美中欧瑞士阿尔卑斯山景致,让我惊叹。这样的景色,藏区是见不到的。
  从反修桥开始骑往那拉提,路过巩乃斯,一派新疆天山牧区特有的风景扑面而来。大片草原,成群的牛羊,墨绿的松叶林,潺潺流水。所有这些,都是藏区没有的。那拉提一带,因为暴雨中骑行,观察不清楚,但次日从那拉提出发,还是能够感受到伊犁地区特有的塞外江南温润婉约。而伊昭公路的险峻,白石岩的独特,冰川皑皑,同样是新疆独有的景色,他处无所企及。
  进入果子沟,成片的森林,辉映果子沟大桥雄姿,山间到处散落的白色蒙古包,无一不是新疆独有的旖旎风光。过果子沟后,来到赛里木湖,一边是山脉链接草原,一边是波光粼粼的浩瀚湖水,且有高速公路依偎一旁,与西藏赫赫有名的纳木错,羊卓雍错等相比,也不可同日而语。前者湖水与草地公路组成一幅和谐的风景画;后者则只是藏匿山中遗世独立,与世无争,风格迥异。
  应该说,局限于所走线路,对于新疆风景,我们只是只是管窥蠡测,不足以囊括新疆全貌。新疆的豪气、大漠、粗犷等都没有纳入我们的视线,只能等待日后有机会再与之亲昵。
  总而言之,新疆独特的地形风貌,旖旎景色是其他地区没有的。
四,新疆骑行特点
之前好歹也骑过不少地方。川藏南线318、川西藏区、甘南藏区、云贵高原等,尤其是
318,总还算得上有点难度,全程2000多公里,没有搭车推车,也包括其他骑过的线路,都没有搭车记录,至于推车,也是微乎其微。但是此番骑行新疆,非常汗颜的是,不单数次搭车,而且还频频推车!
  如果就此下结论,新疆骑行难度高于318 或其他线路,或许不尽然。毕竟这只是个人经历,不足以作普遍性推论。
  细细数来,第一天翻越天山胜利达坂未果就推车好长一段距离;去往特克斯途中,也推车好长一段距离;果子沟往赛里木湖则全线溃败,推车成为常态(身体状况不适)。
  搭车从巴伦台开始(担心中途没有食宿),之后去往特克斯又搭车30多公里,最后,赛里木湖去往精河搭车60公里。
  总体看,三次推车,三次搭车——创我之骑车记录——之前三年都不曾发生过。究其原因,当是多方面。一则体能或许有所下降(平时骑车少于往年,缺乏锻炼);二是路况较之以前走过的路差(比如龙口出发去往特克斯);三是计划不周(比如第一天安排不妥,应该住宿后峡);四是开始左脚裸关节肿痛,后是臀部破皮。
  客观的看,我们走过的路,还远不是新疆最难的路,比如沙漠,无人区等。即使如此,也让我一再推车搭车,就个人情况看,新疆骑行确实严峻于其他线路。若是下次再度骑行新疆,必须好好准备,做到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尽可能避免推车和搭车情况发生,哪怕速度慢一点,行程安排松一点。
  

发表于 2017-9-25 14: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久未上网,来此忽见欧阳兄的“新疆行”,大喜。
静心下来,随欧阳兄骑游新疆去———
发表于 2017-9-25 14:4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兄踏上列车应该在六月六日上午吧。
出师不利能够考验骑车人,但是难不倒你们滴——看你们如何克服困难!
看到这里,感觉这骑行第一晚就开始做难题,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发表于 2017-9-25 14:5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在有天山美景!
胜利大板的半山腰那晚,够呛。
十公里的上坡,花几个小时:几十公里的下坡,戴铁链跳舞,这体验我曾有过,单车骑行真是苦逼的生活。
发表于 2017-9-25 15: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天的骑行笔记咋找不到呢?
发表于 2017-9-25 15: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寻龙口,住宿牧家是第五天吗?我开始晕了——
发表于 2017-9-26 14:3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号住宿蒙古包,和电信局的班组一起吃住,是真真切切地原生态生活体验,很难得。

发表于 2017-9-26 15: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成或缺,没有什么可遗憾滴。安全回归,既是圆满。
 楼主| 发表于 2017-9-26 21:2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声 发表于 2017-9-25 15:02
第三天的骑行笔记咋找不到呢?

谢谢雨主任仔细阅读,是我的疏漏与粗心,丢了一些内容。在此致谢雨主任!!!
 楼主| 发表于 2017-9-26 21:2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欧阳南山 于 2017-9-26 21:52 编辑

                        第三天行程补充如下。谢谢雨主任细心勘误!



                搭车一段,半天行程依然艰巨
                        紧赶慢赶,冒雨到达那拉提镇
  11号,没有起早,想到200多公里反正搭车到反修桥,不急。8.30出门,吃完早饭,按照当地人指引,直接去检查站拦车,开始以为渺茫,问过一大巴,被拒绝。但后来见一中巴车,问过师傅,却非常爽快应允,我们不禁喜出望外,车票每人只要80元!想象中,如果包车至少几大百拿不下来,而且师傅压根没有单独提起自行车收费。
  9点过,喜滋滋连车带人上了中巴车,与健谈的师傅一路闲聊,心情好极了!昨天的举棋不定与左右为难瞬间一扫而光!
  师傅原籍甘肃兰州,文革时期因爷爷辈系国民党,遭受迫害不得已举家迁往新疆避难。几十年过去,已经认同自己新疆人身份。说起四川人,师傅很有好感,不管大小生意乃至打工,到了新疆都能挣钱,一句话,勤劳加脑子好用。不过四川的彝族到了新疆,却口碑极差。据说他们孩子多,竟然把孩子藏在草丛中,有意识钓鱼般让人不注意碾死,然后狠狠的讹一笔赔偿,父母亲戚们则如同过节一般大吃大喝庆祝一番。
  聊起新疆治安话题,师傅更是非常满意。当局针对维族人不稳定因素的特别措施之一,便是连坐联保,一人犯法,株连亲戚。以前但凡有点事情,维族人特别抱团一窝蜂,现在再也不敢聚众闹事,都很遵纪守法了。
  关于新疆的经济形势。师傅表现出悲观,说是好多商家都关门闭户,因为无利可图,但政府为了避免多米诺排骨效应,采取强制措施,强行规定哪怕亏本也不许关门大吉,否则吊销执照。动机与效果,看来还得好好掂量。
  中午12点过,到达反修桥,又名火烧桥。地图上没有这个名字,好像标注地名是扎拉木图,反修桥只是人们约定俗成的叫法。空旷的公路两边,几间简陋的平房,仅仅可以满足过往司机旅客歇息吃饭。我们下车后随便进到一家维族人开的饭店,25元一份抓羊肉饭,吃得挺满意,三大块羊肉分量很足。维族老板身材高大帅气,友善和蔼亲切健谈,陪着我们吃饭聊天,天南海北,什么话题都聊,坦率得惊人。开始给我们介绍,反修桥不是人们传言的当时苏联专家援建后反目一把火烧掉,多数人称呼火烧桥,而是当地人冬季寒冷烧火不慎失火,烧掉了桥梁——看来对什么都不宜太过相信一面之词为好。后来老朱问起他是否有小孩,他非常诚实坦率告知,目前为止还没有结婚,也没有女朋友,原因是闹事打假曾经坐牢17年!面对他的毫不掩饰,我俩都深深为他的率直感动。可惜的是原本打算与之合影,但他忙于厨房劳作只好作罢,不甘心的我拍了他一个侧影,也算是一个纪念。
  中午1点过,我们开始向预定目标巩乃斯进军。考虑老朱体力远胜于我,不想太拖累他,让他一人在前面放开跑,到了巩乃斯等我就行。顿时,老朱象出笼的飞鸟,一眨眼就没了身影。这样也好,我一个人不慌不忙在后面不太赶路,悠着点骑只要晚上能到目的地就行。
  据中巴师傅介绍,这一程路不难,十几公里小上坡后都是下坡。因此我更是放慢速度,不急不躁。遇上风大干脆停下推几步也无所谓(行前远在西班牙的骑友特别叮嘱,在新疆骑车一定要注意防范风灾,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如此这般,不知不觉翻过高度一般的小达坂,一马平川放车下山,美景逐一画卷般展开。遍山绿茸茸的草地,牛羊成群悠闲自得,远山森林茂密,小河蜿蜒山谷,蒙古包散落其间,如诗如画的美景看得人心醉!唯一不足的是天公不作美,没有阳光灿烂,没有晴空万里,反倒是阴沉沉的天,乌云游走,拍摄的照片多不尽人意。
  一路过班禅沟,下坡时曾经被狗狂追几十米远,有惊无险,事后问起老朱,他同样被狗追,且是几条恶狗围攻。之后过巩乃斯,既不见老朱身影,也未有他的电话,心里纳闷,骑着骑着,怎么就看到路牌前方已是拉提了!心里一惊,急忙电话联系老朱,他才解释说是时间尚早,反正都是下坡,不如去那拉提算了。也好,只要不赶夜路也无所谓,到那拉提住宿也未尝不可。
  巩乃斯到那拉提60公里,下坡虽多,毕竟公里数摆在那里,加之天空乌云密布,山雨欲来,时间已是下午5点过,有些担心是否能够尽早赶到目的地。每每看到路边有蒙古包招徕生意,就想不如歇息住宿,何必非得急急忙忙一定赶往那拉提?若是下雨继续赶路岂不麻烦?但转念一想,既然彼此约定还是信守诺言的好,切莫随意单独更改计划。
  结果这样的思路却把我害得够苦!老朱在前面远远领先于我,眼见天色不好,他倒是灵活机动,过了217独库口子,干脆不走了!意在躲过蒙蒙细雨,不与老天对着干,随后给我发短信告之他的想法。但他却没有想到急急赶路的我,且是冒着细雨甚至是大雨的我,哪有时间停车看什么短信!(特别抱怨为什么不电话告之!他解释说是怕影响我骑车,唉!)
  为了信守目的地那拉提诺言,纵然大雨已经悄然降临,过了217口子,我依然奋力向前,从头到脚湿透也在所不惜。大雨滂沱中,眼巴巴看着公路左侧那拉提公园被甩开,美景与我失之交臂也只能忍痛割爱,不都为了那个一诺千金的承诺吗?
  好在,离那拉提估计还有7.8公里时,风雨交加中,一辆皮卡车嘎然停在我身边,师傅探出头来,叫我搭车一程。凄风苦雨中,素不相识的师傅为我停车,实实在在让我感动无语!在师傅帮助下把自行车抬到后箱,然后顾不得一身湿透坐上皮卡车。随之与师傅开心的闲聊,聊我们的行程,聊我们的经历。师傅姓张,40余岁,祖籍甘肃,贫穷之地临夏。师傅佩服我这样的年纪还出来远足骑车,又介绍那拉提的气候物产旅游等。最后,师傅把我送到那拉提镇旅店集中地段便离开,我则刻意要了他的电话,方便日后与之保持联系。
  待我雨中下车,掏出手机欲与老朱联系,才看见他雨后送伞般的信息,半天无语,赶紧打电话与之联系,才知道他为了避雨,没有傻乎乎冒雨赶往那拉提,而是在离那拉提15公里的地方歇下了。他告知我,叫我找好旅店,雨稍微小点他再过来找我。
  风雨中,问过几家酒店,居然有满员的!最后入住80元一晚的旅游酒店,性价比还不错,据说旅游高峰旺季至少得200元!进了房间急急忙忙换了所有湿透的衣裤,已经是晚上9点过,远在北京的朋友发来微信询问何不每天通报信息,避免担心(行前提醒新疆骑车慎行)。同时特别告之若最后集结地在库尔勒,他有同学在那里可以好好接风招待,令我不胜感动!如此多少抵消一些与骑友沟通不够造成分歧的不悦。
之后抓紧时间去酒店隔壁川菜馆随意要了一碗排骨面,排骨挺好,软硬合适口感好,有嚼头,有味道。一边吃面一边等老朱何时过来消息,但左等右等就是没有电话,心里发毛:莫非他又在改变什么计划?
  正是:路程只有半天行程却不愉悦, 缺乏沟通各行其是好不郁闷。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峨眉山喜路自行车队论坛

GMT+8, 2019-4-25 16:06 , Processed in 0.10834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