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首页显示图片(定期更新)

峨眉山喜路自行车队论坛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16|回复: 41

穿越天山骑伊犁,旖旎北疆任我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5 22: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在前面
  作为自行车骑行爱好者,骑过藏青甘,骑过云贵川,最诱人的下一个目标,非遥远而神秘的新疆莫属。
  放眼神州,唯独新疆,不单是空间距离的遥远神秘,更是政治历史地缘诸因素的少有染指。故此,一旦确定骑行新疆,那颗躁动不已的心就开始不安分。考虑新疆特有的社会治安现状,不敢如同往年盲目独行,行前网约骑友数人,或线路不合适,或时间不适宜,最后敲定河北沧州44岁的老朱,终于有伴可结。
  开始我们雄心勃勃,欲自南疆喀什(最具民族风情,西域特色)出发,过阿克苏,再反骑独库公路,到克拉玛依,最后至喀纳斯——一个近乎完美的南北疆大穿越。后来一再斟酌纠结,都说南疆不安全远胜北疆,即使北疆诸多朋友也一再力劝慎行。不得已,忍痛割爱放弃南北疆穿越,改线路为乌鲁木齐南下巴伦台,一路向西过那拉提、特克斯、昭苏、反骑伊昭公路(新疆景观大道之一)、过赛里木湖,再回头折返向东至独山子,顺骑独库公路(新疆最美景观大道),再过轮台,到库尔勒,结束全部行程。此线路比之南北疆穿越,里程数都接近2000公里,能够完成,也等同完美。
  按照约定,与河北沧州老朱事前托运好自行车至乌鲁木齐,68号相约齐聚乌鲁木齐,9号开始骑行。计划大致耗时20余天,可以如期完成。然,人算不如天算,囿于我们之间岁数悬殊(相差17岁)和体能差异过大,乌鲁木齐开始,仅仅同行3天,便不得已分道扬镳,各行其道。原本说好即使我掉队一程,搭车追赶老朱,依然可以完成计划中的独库,但不争气的身体一再出现不宜继续骑车异状(裸关节肿痛,臀部破皮),最终,眼巴巴看着老朱身强力壮轻松独行独库,完成预定计划,我却功亏一篑,铩羽而归。618号到赛里木湖,再骑五台,便一路搭车向东到乌鲁木齐,不得不抱憾悻然,惘然若失,留下无尽的遗憾与不完美。
  然,转念一想,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一点小小的挫折,一点小小的遗憾,与整个人生相比,算得了什么?重要的是,此番新疆骑行,虽然从公里数和天数上看,都难以冠之长途骑行,顶多只能算小长途,但一路走来,那些不相识的新疆人,不管是疆二代汉人,还是本地维族人,一个个虽然素不相识,在我最困难,最无助,最绝望时,伸出援助之手,让我起死回生一般绝处逢生,走出困境,每每让我感怀、感恩,加之那些绝美的北疆旖旎风光,都促使我马不停蹄提笔,记下这一路的种种好心情与困境,记下那些给予过我帮助的人和事,如此,才可以让我内心安宁,让我的遗憾之旅,闪耀出不同凡响的光芒。
  骑行,固然与公里数有关,与体能有关,与完成预定目标有关,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自己如何与一路的美景对话,与陌生人交流,与自己心情晤谈。不然,仅仅是比赛一般一味高歌猛进,穷追猛打,忽略个人内心细致的人生体验,忽略那些美好的时光与心绪,岂不是同样有负艰辛的体能付出与行前的夜不能寐和苦心谋划运筹?
  好了,书归正传,上路吧!请跟随我的脚步,睁大双眼,去看看那西域神奇而又魅力十足的美景,去体察那大漠孤烟和雪山草地的卓然傲立,去感受与内地景致迥然有别的异域风光!

发表于 2017-6-25 22: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山好!南山对!新藏路!
 楼主| 发表于 2017-6-25 22:25:14 | 显示全部楼层
zjm888 发表于 2017-6-25 22:22
南山好!南山对!新藏路!

抱歉,不是新藏。
发表于 2017-6-26 16:31:51 | 显示全部楼层
zjm888 发表于 2017-6-25 22:22
南山好!南山对!新藏路!

地理是体育老师教的?
发表于 2017-6-26 16:3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怪不得那么快就回来了,没得事,来日再战··········
 楼主| 发表于 2017-6-26 21: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欧阳南山 于 2017-6-26 21:07 编辑

                        (一)          列车西去,窗内见闻窗外风光  
                                                 乌鲁木齐,为我洗尘暴雨突降
  
  68号上午,峨眉踏上昆明开往乌鲁木齐的K1502次快车。
  一路向往,一路憧憬,一路遐思。那个曾经对着地图无数次打量端详的神秘西域,很快将会揭开神秘的面纱,一览无遗的展现在眼前。近50小时,两个昼夜之后,随着车轮滚滚向前,我,将站在那片神秘的土地之上!
  卧铺车内,去往新疆打工,经商,旅游,各色人等,参差不齐。对面下铺一中年村妇,面部黧黑,常年风霜,刻下沧桑年轮,带着一懵懂孩童,操着一口难以识别的陇西方言。起初,没有过多注意她的存在,以貌取人的我,反倒还有几分不屑。没想到,闲谈交流起来,却一下子让人刮目相看,啧啧赞叹。
  50余岁的她,十年前丧夫,一个人顽强支撑家庭,先是去云南承包土地种菜,当年获利8万,随后又转战四川西昌包地数百亩,年收入在2到30万左右,一发不可收的她,竟然又在离家乡酒泉尚有好几百公里之远的甘肃中部再包地数百亩!所有这些,仅仅是她一人带着当兵退伍回家20多岁的儿子两人打拼,可叹的是儿子成家有了小孩,儿媳却离婚远走——所有这些,都没有让眼前这位普普通通的村妇低头,反倒是乐观向上,积极生活,没有抱怨,没有哀叹。面对如此强者,乃是我行走西域所读到的第一本生活之书吧!
  吃饭时间到了,餐车供应盒饭20元一盒。不算太过挑剔的我,看着,咽着,实在看不下去,难以下咽。几乎没有一丁点肉星,夸张一点,等同寺庙斋饭。当真是垄断经营,宰客不商量?!不说也罢!出门在外,将就点吧。
  饭后无聊,目光,不时瞟向车窗外一一掠过的风景。从四川成都一路北上,越过绿油油的生机盎然的成都平原,进入川北山区,依然郁郁葱葱,一派山清水秀。但次日进入甘肃,窗外土地干涸,植物稀少,难以入目。好在,列车继续西北前行,一一路过兰州、武威、张掖,窗外呈现出勃勃生机,仿佛回到四川,贪婪的隔着玻璃窗拍摄不少。所谓河西走廊,生命通道,名不虚传!有旅客介绍,甘肃有“金张掖、银武威、玉酒泉”之说,看来,再贫瘠的地方,也有富庶之地。
  两天两夜之后,6月8号中午11点,列车驶入乌鲁木齐南站。下火车后,急急搭乘公交车去南郊中通快递取了自行车,等候河北沧州傍晚骑友汇合。
  见缝插针,利用难得一下午的空档时间,安顿好小店住下,即刻骑车上街转悠。一来看看市容,二来去书店瞅瞅,三呢去大巴扎逛逛,因为返程不再回乌市。出门时老板特别嘱咐,说是天可能下雨,戴上雨具吧。可在我心目中,新疆最大特点不久特别干燥吗?哪来什么雨啊,就算有雨,也应该是雷阵雨一阵风过去就得了。哪晓得,出门没几步,开始下小雨,后来便是天漏似的滂沱大雨,铺天盖地,夹着大风,肆虐着,咆哮着让人猝不及防。无奈,只好委屈的躲在公交站台,寸步难移。差不多半小时后,雨,依然不住,只是略微小点,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继续骑车,到了大巴扎,傻眼了,自行车不能进去,外面又不敢随意停放。唉,乌鲁木齐就以这种特殊方式欢迎我?权当是为我接风洗尘吧,大老远的,风尘仆仆,洗洗不是更好?
  回到旅店,整理被打湿的衣裤鞋子等,与骑友联系,说是傍晚六点过应该可以到达。在旅店随意看看微信,单等骑友到来汇合。哪知道,留点过与之电话联系数次,他怎么也到不了我所在的炉院街,我特意出旅店门到街口等他,左等右等,40分钟已过,时间已经接近晚上7点,就是始终不见他的身影,用微信发给他位置图,应该一目了然,没有任何歧义,但他就是找不到我的位置。心里那个烦躁,别提了!难道我们两人借助现代化的网络工具,居然近在咫尺还不能汇合?若是这般,明天怎么上路?
  正是:乌市汇合简单小事一桩,为何两个爷们不能碰面?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6-26 21:0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欧阳南山 于 2017-6-26 21:10 编辑
欧阳南山 发表于 2017-6-26 21:03
(一)          列车西去,窗内见闻窗外风光            乌鲁木齐,为我洗尘暴雨突降    6月8号上午, ...

骑行新疆2

9.jpg
10.jpg
11.jpg
12.jpg
13.jpg
14.jpg
15.jpg
16.jpg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6-29 21: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意气风发,剑指四千胜利达坂  
         精疲力竭,夜困山腰一筹莫展

为何老半天两个爷们始终见不着,原来河北骑友老朱联通电话没有流量,无法看到我发的微信位置图,而我在炉院街北端,他却跑到南头,真正是南辕北辙!好不容易,一再打电话,最后告知其附近有个农贸市场,他才与我汇合。
俩哥们虽说素不相识,网约结伴,岁数相差17,却也见面熟络,立马进了川菜馆,点了回锅肉、豆腐,汤、啤酒等,88元消费不贵,吃得满意,川菜做得还算地道,彼此都觉尽兴。
   一夜无话,次日9号早早起床,7点没吃早饭即刻上路。让人想不到的是,出城就是不起眼的缓上坡,但眼前的景色却让我们一再感叹。蓝蓝的天,如同洗过,蓝得纯粹,万里无云,没有半点杂质,远处隐隐约约的雪山,急切的呼唤我们靠近。乌鲁木齐到库尔勒的216国道,笔直宽敞,双车道,隔离带,护栏,如同高速公路。
  与老朱边骑边感叹,半小时后,路边店简单吃了包子稀饭急急赶路。渐渐的,雪山一步一步向我们靠拢,最后,来到白杨沟附近,公路左侧的雪山,森林,草地,民居,宛若欧洲瑞士,令我心里啧啧赞叹,连呼此行值得!预料中,乌鲁木齐到巴伦台,应该非常平庸,没有什么景色可言,哪知道,刚刚上路,新疆的绝色美景便让我们醉心不已。不过,与美景接踵而至的却是烂路开端!,
过了白杨沟,无穷尽的烂路露出狰狞面目,峡谷夹着细细的河流,公路弯弯曲曲沿着山边艰难的延伸,脚下踩蹬踏板慢慢变得吃力,尤其是出门后早餐过于简单,肚子早已频频抗议,还好途中永丰小镇补充了蛋糕,红牛,不然继续骑行很成问题。经过几个小时的骑行,中午1点40左右总算到达一个叫做后峡地名的电厂,迫不及待进去吃饭。老主点了面条,我还是热衷米饭之类,要了蘑菇泡饭,谁知道端上来一看,仍然是面条,与服务员论理半天不起作用。后来才知道,在新疆,必须有米饭二字才是稻米饭,否则所有面食都可统称饭。如此诠释,可把咱四川人害苦了!
饭后准备继续上路。到达预定目标气象站,餐馆内有热心电厂人特别叮嘱,说是气象站根本没有住宿和餐饮供应,除非7月份,哈萨克牧民类似农家乐才有食宿。但老朱却信心满满,丝毫不屑他人善意提醒,并振振有词说,即使没有食宿也不必担心,可以用电筒摸夜路继续翻山胜利达坂,然后超常下坡几十公里再寻食宿。
哪知道,这一决定,让我们费尽千辛万苦到达气象站后吃了大苦头!
从后峡开始骑行,一路都是盘旋而上的坡道,且路烂无法提速。仗着体力年龄优势,老朱始终领先于我,尽管他走不了多远就停下等我,但我还是跟不上他的节奏。我怕太拖累他,干脆让他先行一步,早早到达气象站,探明虚实是否有食宿,再做下一步打算。
老朱刚刚出发不久,我猛然一下醒悟:坏事了!山里绝对没有信号,咱俩再也无法联系沟通了!果不其然,这一路吃力异常的山路,搞得我们都差不多临近崩溃边缘!从下午2点过开始,40公里的山路加烂路,我们到达气象站之前,时间已是晚上10点过,其间,我曾请求借宿半上腰上民工临时废旧房屋,在我“死缠烂打”的要求下,民工们差不多答应借宿,但却因为联系不上前面的老朱,我不敢贸然决定,结果失去了最佳食宿机遇。
当我们都精疲力竭到达离气象站,时间已经接近夜间11点,无助无奈的我们陷入一筹莫展的地步,那里确实如后峡电站热心人所言,压根没有商业网点旅饭店接待游人。不得已,只好厚着脸皮求助气象站工作人员。奇怪的是,门内看家狗狂吠半天,居然没有动静,无人出来搭理我们,约莫20分钟后,终于有个黑影出现在铁栅栏内,得知我们的请求(即使一间空荡荡的办公室,没有床都行,只要能够遮风避雨)后,说是必须请示领导才能答复。如让我们稍稍踏实一点,但仍然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人进屋后像是泥牛入海,音信杳无,漆黑的夜晚,刮着呼呼山风,我们在门外等待差不多一个小时,始终不见刚才那人出来答复!
万般无奈,我又拦住下山大货车司机,打听气象站外其他地方可否有借宿之地,说是附近不远处尚有民工施工,那里或许可以去试试看。深一脚浅一脚我赶紧摸黑寻到民工帐篷内,讲明骑行的我们夜太深无法继续上山,请求是否可以借宿一晚。但不管我怎么求情,帐篷内一老一少民工始终坚持说,他们还有6.7个民工要回来,实在是容不下我们借宿。感受着完全不同于寒冷黑夜外帐篷内温暖气息(他们生有电炉烤火),眼睁睁盯着虽然凌乱却睡垫被盖齐全的简易床铺,我实在太想倒下就睡,但两个民工不容商量的口吻,逼使我心不甘情不愿,最后还是只得懊恼的退出帐篷,与气象站外孤苦伶仃的老朱六神无主的商议,面对如此出师不利,进退失据的窘境,究竟如何是好?难道走投无路的我们竟然只能象流浪汉一样,可怜兮兮的冒着冻坏甚至冻死在山腰野外的风险在外过夜?
正是:信心满满化作穷途末路,决策不慎被迫困在山腰。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楼主| 发表于 2017-6-29 21: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穿越天山骑伊犁

8.jpg
9.jpg
10.jpg
11.jpg
12.jpg
13.jpg
15.jpg
18.jpg
19.jpg
20.jpg
25.jpg
27.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6-29 21:2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欧阳南山 于 2017-6-29 21:27 编辑

    (二)        吃力推车,艰难翻越冰川雪峰  
                  脱缰野马,超常下坡抵达巴伦
  6月9号,第一天骑行,翻越胜利达坂,夜里11点到达半山腰,住宿无着,弄得人狼狈不堪,深陷绝境,非常无助无奈,好在上山时瞥见路边尚有一空荡荡的蒙古包,可以进入。当时就打定主意,万不得已,这蒙古包便是我们不得已的住宿地点,不管怎么说,尽管蒙古包里空空如也,啥都没有,好歹总比露宿山野强吧。
  万般无奈之际,我们垂头丧气进入蒙古包,没有地方吃晚饭,事先也没有准备干粮,饿着肚子,把随身携带的所有薄的厚的衣服裤子全穿上,包括手套和多余的袜子以及雨衣等,统统武装到牙齿,靠着蒙古包墙壁,卸下驼包在上面坐了一晚上!实在不行,只能迷迷糊糊打盹,还不敢深度入睡(怕着凉),也难以入睡。
  此情此景,我与老朱面面相觑,除了苦笑,也只好自我安慰——骑行以来从未有过的生存体验,算是让我们意外的好好体验了一把!
  次日10号一大早,6点过天刚亮,我们便迫不及待离开蒙古包,准备翻越4280米高的胜利达坂。原以为,区区10公里的山路,再怎么难也就10公里,但没有想到,这10公里让我们一败涂地,溃不成军——曲曲折折的盘山路,绕来绕去,紧贴山壁,没有喘息的回旋余地,直直的沿着陡峭的山壁,攀援而上,至少有5到6个大回旋。路况又非常糟糕,全是碎石路,很难骑行。奇怪的是,虽然一大早精力应该不错,但我们俩似乎还没有恢复昨天消耗的体能,再加没有早饭可吃,空着肚子,完全没有余力坚持骑行,不得已,硬是活生生10公里全程推车好几个小时到顶,而且中途还非常无奈的休息多次。按照老朱说法,一方面是我们体能消耗太多,另一方面可能高反也是一个原因。
  好不容易,磨磨蹭蹭中午1点左右到达胜利达坂。遗憾的是,因为翻山心切,以及体能严重不济,离开气象站推车几个大弯后,大名鼎鼎的一号冰川就在我们眼皮底下,(只有4公里的距离),我们却无心恋战,无心停留,与一号冰川擦肩而过,只管一个劲推车,一门心思以到达胜利达坂为要务。
  从气象站开始推车,一路走来,虽然体力跟不上,但沿途的冰山雪景,却美得耀眼,美得别有一番滋味。厚厚的积雪,几乎严严实实盖住整个山峰,山脉的本来面目全部被大雪遮盖,目力所及,一片皑皑白雪,如同一道别有情趣的天然屏风,横亘在我们眼前。到了胜利达坂垭口,放眼望去,山的另一端,千山万壑,雪峰傲立,绵延不绝,好一副壮美的天山雪景长卷!
  垭口空气稀薄,天寒地冻,我们只是匆匆拍照留影,便急急忙忙,如脱缰野马,风驰电掣一般,飞奔而去。开始路面依然不好,碎石路,我不敢鲁莽造次,很是小心翼翼掌控速度,频频捏住刹车把,到了后来路面趋好,才大胆的以30到40的速度狂奔向前。
据说,胜利达坂一直下坡到达巴伦台足足有90余公里,其实没有那么长。恼人的是,几乎所有的下山路路面都非常糟糕,颠簸厉害,直到快到乌拉斯台,路面才略有好转。但从乌拉斯台到巴伦台尽管也都一直是下坡,但由于修路,路况仍然很糟!我们几乎是戴上锁链跳舞一般,颠簸几十公里最后到达巴伦台。
  途中,原以为乌拉斯台好歹是个小镇,可以让我们早晚饿肚子的局面得到彻底改变,其实不然,乌拉斯台因道路修建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筑路工地施工单位,仅有小卖部供应方便面面包饮料等。饥不择食的我们顾不得一切,直奔小卖部吃了方便面面包等,总算让饥肠咕噜的我们填了一下肚子,然后马不停蹄下午5,30到达巴伦台。
  巴伦台是一个丁字路口,216和218国道在这里交汇,这里因此而繁华,饭馆旅店比比皆是,可供选择的余地很大。80元一晚的旅店,还算不错,隔壁就是川菜馆,收拾好行囊,提议出去吃晚饭,怎么也得好好犒劳自己,补上昨晚和早上空腹以及中午无奈吃方便面的缺憾,但老朱却说不饿!极度无语的我只好独自一人去川菜馆点了青椒肉丝,但很失望,变种成了肉片炒大辣椒片,虽是川人厨师,却不好恭维其厨艺。
  回到旅店,与老朱商议明日行程。据不少当地人说,巴伦台到达我们预想的目的地反修桥至少200余公里,而且还有好几十公里上坡,如果我们贸然前往,又再次重蹈覆辙,半夜没有住宿,岂不是一根筋不长记性?
  为此,我俩陷入纠结与举棋不定。我提议干脆搭车一段,越过返修桥再说。但是搭车也未必好搭,问过当地人和咨询骑友,都说巴伦台没有始发公交大巴往返修桥方向。这下我们心里更加没底,左右为难,无所适从。情急之下,老朱甚至提议干脆改变原定方向,走另外线路,但身处巴伦台却很难改变原有线路。怎么办?我们两人都陷入茫然与困惑之中。真没想到,仅仅骑行两天,问题咋就这么多?昨天夜里的窘境还记忆犹新,今天又为行程安排莫衷一是。
  正是:开局出师不利陷窘境狼狈不堪,明日去往何方犯糊涂举棋不定。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峨眉山喜路自行车队论坛

GMT+8, 2019-1-18 08:06 , Processed in 0.09867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